男友力Max

粉丝福利——金纹×返生


此篇为粉丝福利 @月落星海

我不管我就是要写刀(∗❛ั∀❛ั∗)✧*。

前文戳我头像叭

文笔已经渣出了内伤

——

大批伤员吗……

返生开始琢磨起了豹纹的话。

艾米丽们已经在治疗了,返生最后才赶到。

“刀刃刺入皮肤造成的伤口……与杰克先生们的武器很像……”

返生与豹纹再三研究,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奇怪的是,游戏结束后的伤痕会全部消失……”

这伤痕确实很难治疗,艾米丽们个个请了一天的假,决定好好休息一顿。

月光洒在返生紧皱的眉头上,她掀开被褥,穿上了披肩。

——

天气突然转凉,返生还没来得及准备换季的衣服,冷风从袖口灌进,她不由把身上的衣物裹紧,却难抵挡冷风的侵袭。

“金色……”返生伸出了自己的手,那是她今早在伤员边发现的,金色粉末。

或许,她的治疗从来没有成功过。

她敲了敲金纹的房门,无人回应。

“可能天色太晚了吧……金纹先生或许已经睡了……”返生一般会做好最坏的打算,而她这次却不敢了。

——

若不是亲眼所见,返生也许会一直骗自己。

面前的不再是一个佩戴玫瑰手杖的绅士,他的披肩被吹动,身边覆盖着浓厚的血雾。

是自己太掉以轻心了。

金纹啊……他从来都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返生带着她的不安,奔回自己的房间,上了锁,无力地滑落在地上。

——

求生者对金纹已不再有恐惧,他对求生者都非常和善,对女性也是绅士,对返生更是好到不行,可以说是爱屋及乌,自己一塌糊涂也从不介意。

只是这样的金纹,只会更让返生恐惧。

披着羊皮的狼。

她想过避开金纹,但那是多么自私的做法,那会让自己安全,但无疑是将队友推向深渊。

“无私吗?”

脑海里不断盘旋着这个声音,面前站着另一个她,只是更青涩,更纯洁。

她看着自己瞳孔不再明亮,像蒙上了一层灰;洁白的衣衫染上尘土,荆棘在她的腿上划开了很多口子,双手也粘上鲜血。

她看着这样的自己,剖开了孕妇的肚子,数着非法行医赚来的钞票,甚至,将丽莎推入了深渊……

“我从不是善人,今日也不会是。”

返生像是下定了决心般握了握针管,望着前来拜访的金纹,毅然决然地选择离开。

——

“我做错了什么……”

金纹心不在焉地进行着他的捕猎,返生躲着他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这搅得他心烦意乱的。

不远处电机开始晃动,金纹本想传送,却才发觉自己带错了特质。

走走也不碍事。

金纹便又把自己隐藏在雾里,看到的却是与返生有说有笑的刺客。

是因为这个,才躲着我的吗?

金纹多日隐忍,今日怕是再也忍不住了,他的眼里蒙上了久违的杀气,又退回了雾里。

金纹只顾想自己的事情,他忘记了返生这个人,敏锐的可怕,不可能没察觉到他的到来。

“抱歉了,奈布。”

——


你知道吗?为了你,我多少次忍住自己的杀意,藏起自己的本性,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的吗?

金纹回去之后一次又一次地问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他不止一次地试探,发现在返生心中,那个刺客地位貌似确是挺高。

我的小医生啊,是不是我太放任你了。

金纹想要抑制住自己的杀意,狠狠地把指刃打入墙中。

“怎么了?金纹先生。这样不好受吧。”

金纹没料到返生会主动来找他,一时慌了起来:“返……返生小姐……天色这么晚了,你怎么在这里……”

“我的治疗从来就没有成功,对吗?”返生就像没有听到一般,只是固执地朝他走去。

返生一再发问,这使得金纹失去了平日的沉稳。

“你一直在骗我,对吗?”

金纹体内的“坏小孩”最近总来作祟,他不由得伸出大触狠狠打过去。返生被打的一个踉跄,却还是一点点地朝这个危险的人物靠近。

“为什么?”

“请……请不要再靠近我……返生小姐!……”

返生却还是不依不饶,捂住伤口继续挪着步子。

“我会伤害你的!”

大触落下。

即使不在游戏中,杰克也自带雾刃。

返生倒在了地上,却还是朝他挪着身子。

“我只想要一个答案……我想听你亲口说……”

金纹不忍再看返生,他背过身去:“没错,我确实无法控制杀戮,我一直在假装改变了,我一直尝试着改变,但我发现他对我的影响已深入内心,无法扭转了……”

长久的寂静。

金纹缓缓回过头,她已闭上了眼睛,不知有没有听到他的话。

金纹抱着返生,慌忙地去敲每个医生的房门,都无人应。

金纹绝望地瘫坐在地上,怀里的女孩也已被死神打败,血尽而亡。

——

没有人知道这个杀人狂曾经对一个女孩多么温柔,而那个曾经的“好孩子”,已追随他的爱人长眠。

正好一个月
辛苦太太们了


好多坑啊!

我想弃坑怎么办快来人抽我让我清醒清醒

抱歉啊小可爱们

手机上交了

也许不能更文了

再次抱歉( ๑ŏ ﹏ ŏ๑ )

我现在是不是一个过气文手了( ๑ŏ ﹏ ŏ๑ )

莫非我有三百多个僵尸粉(。í _ ì。)

看来我得把粉丝福利先写掉🤔🤔

染血嫁衣 (3)


这篇的杰医又很少但是故事发展需要怕影响到观看感受所以不知道打杰医tag会不会被打(逐渐小声)

——

艾米丽摸了摸被啃咬过的脖颈。

杰克,绝不是人类。

——

不记得几岁,艾米丽的父母病逝,她已哭了多日,眼泪还挂在略显苍白的脸上,止不住地抽噎着。

恍惚中,艾米丽仿佛听到了更大的哭泣声。

心里的悲伤逐渐被好奇取代,艾米丽站起身来,破旧的布娃娃掉在地上,迈着步子踏进更深的小巷。

昏暗的街道里,艾米丽开始感到害怕,打起了退堂鼓,开始慢慢地往后退。

脚被人拉住,艾米丽一下失去了重心摔在地上。

在她脚上的力量开始变大,艾米丽被拖进角落,强制性地抬起脸,尖利的牙已快要刺入艾米丽的皮肤。

艾米丽哭着挣扎,她抓起手边的东西就往吸血鬼的头上砸,也许吸血鬼没料到艾米丽还有力气,根本没有防备,鲜血迸溅到艾米丽的身上。

艾米丽奋力推开倒在身上的吸血鬼,拖着有些疲惫的身子,磕磕绊绊地往外面跑,却在光亮与黑暗的界限再次撞上了一个吸血鬼。

看上去与她差不多大,唯有那尖牙与红眼提醒着艾米丽——不要被这人畜无害的样子骗了。

艾米丽刚想找机会逃跑,那男孩却塞给她一个软软的东西。

“抱歉吓到你了,但我只想把你的东西还给你。”

艾米丽接过了她遗失的娃娃,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擦了擦娃娃上的灰尘。

“你为什么不抓我?”艾米丽还是戒备地走到阳光底下——她知道吸血鬼只能待在黑暗中。

“其实,我原来也是人……”

“在被吸血鬼同化后,我就一直是这样。”

他往前一步走到阳光下。

“所以我不怕阳光,只要不是太强烈。”

艾米丽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一颗心又吊了起来。

“知道吗?我不希望有更多的人跟我一样被同化,所以我从不伤害人类。”

“不食人血,你该怎么活?”

“即使难以下咽,我还是选择食用那些频临死亡的动物的血,偶尔运气不错,还能尝到非自然死亡的动物。”

一直处于戒备状态的艾米丽终于是松懈了一些,自己运气终是不错。

“你快走吧,万一我没控制住自己,你会死的。”

不知道那句话是不是吓到了她,她很快跑开了。

——

艾米丽运气确实不错,乖巧的样子使她被一家中层人家收养。

她一如既往地来到黑暗与光明的交界处,那个男孩也一如既往地在那里等她。

她每天都会带些东西来,让他吃饱一些,不必冒那么大的风险出去。

他曾经以为他们会很安宁,直到他不小心咬开了艾米丽的手腕,甜美的味道一瞬间充斥着他的口腔,他想要将这味道都吃个干净,但他打了自己两下,努力把这种想法从脑海里赶出去,但是越不想去理会它,这种想法就越强烈。

“以后少来这里……”他感到自己的忍耐到了极限,看着美味的食物在自己的眼前,他恨不得就扑上去咬开她的动脉,品尝一下女子的血液究竟是怎样的美味。

“为什么?”艾米丽靠的更近了一些,他把艾米丽的手拿开,避开她的目光,找借口搪塞过去:“这里最近不太平,我怕伤了你……”

艾米丽一向信他,又抓起他的手:“那我什么时候……”

“少跟吸血鬼来往,他们都不是什么可信之人。”

他打断了艾米丽想要问出口的话,背对着她,一点点走入黑暗中。

有些东西,没有的时候还没有那么渴望,一旦有了,就不希望失去啊……

——

艾米丽很久没去那里了,她不是不想,但只要她来到那附近,他一定会找借口让艾米丽离开。

这次,一定要进去。

艾米丽鼓起勇气,装作无意间来到那里。

几个男人野蛮地冲过,将艾米丽撞在地上,她揉了揉吃痛的胳膊,看到他们径直走进巷中,那些看不懂的徽章让艾米丽不安的感觉愈发强烈。

“放心吧,我们才是光明的一方,邪恶永远不会胜过正义。”

一踏入暗处,刚刚那自信的样子已经被眼中的血腥代替,他们笑的格外猖狂。

顿时杀戮四起,吸血鬼们生活的地方再一次被捣毁,艾米丽慌张地在那些人里搜寻熟悉的身影。

那些逃窜离去的身影全都被她确认了个遍,她不安将视线移到地上躺着的吸血鬼里。

他瘦小的身影格外突兀。

艾米丽开始往那处跑去,那些人往外冲着,不止一次差点撞开艾米丽,她踉踉跄跄地来到他跟前。

他还活着!他还有救!

艾米丽激动地将他扶起靠在墙上,在脚边剪了个碎片划开她的手腕,将手凑到他的嘴边:“快点啊……这样你就有力量了……”

艾米丽眼中满是焦急,眼前的男孩却支起身子,他笑着,露出了尖牙。

背后还没死透的其他吸血鬼争先恐后地想要吸食艾米丽的血液,让自己重新活过来。男孩只是轻轻舔了舔艾米丽的手腕,捡起脚边的刀刃猛地刺入他们的心脏。

他的手再没有力气,刀滑落在脚边。

“原谅我,我曾经想要杀了你……”

艾米丽已在他旁边哭成了泪人,她一直摇着头:“我原谅你我原谅你,求你不要死,不要……”

“别傻了,这次我活下来了,还有第二次,第三次,每次都要靠你吗?”

他伸出手擦了擦艾米丽的眼泪。

“不要哭,我喜欢看你笑。”

他捡起掉在地上的布娃娃,拍了拍它身上的灰尘。

“以后,不要相信任何吸血鬼,我们都不是善类。”

自己就是因为相信了吸血鬼,才变成这样的。

他落了泪,他不惧怕死亡。

他惧怕分离。

——

“杰克为何要放过我?”艾米丽依旧思索着。

“莫非,他也是被‘同化’的?”

抚摸


一双手从衣角伸入。

他感觉极其不舒服,狠狠地转头看着那个天天站在他身后的人,又默默地将头转了回去。

那双大手第二天依旧抚摸着他。

第三天没有,第四天也没有。

他近乎癫狂地笑了起来,抚摸着那双天天猥亵他的手。

消息


心扑腾扑腾地跳,她拿起手机向喜欢的那个他发消息。

一条

两条

三条

……

一直到最后,女孩点进他的留言板。

“你什么时候能醒过来……我好想你……”

手机响起,男孩给她发来了语音消息。


杀手看着那个与他朝夕相处的人在他面前倒下时,面无表情地转过了头,擦干净刀刃上的鲜血。

不知为何,他的心里总有一处柔软的地方。

他用手附上自己胸口。






难道这就是,心肌梗塞的感觉?!

不行这太沙雕了会被打的吧。

佣医好磕

杰克Jackie:

来嘛。

佣医头顶青天:

占tag致歉

想弄一个佣医的30days安利计划,目前招人中!

大概在半月/一个月后开始计划,时间绝对充足!为保证质量会微审~感兴趣的话可以戳p2进审核群发一下作品w

佣医这么好想把他们安利给大家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