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力Max

回溯时光

ooc,非常非常


这里与游戏和真实事件有出入的呐。


即使写了这么久文笔依旧很烂不要抱任何期待,不过希望你们坚持看到最后。




他们说他嗜血狂暴,她说他温柔绅士。


他们说他冷漠残酷,她说他温暖和煦。


相信吗?他们说的是同一个人。


--

“你确定要这么做吗?这必须付出十倍的代价。”


“我确定。”





自己什么时候,开始注意起那个小医生了。


先前,杰克只是喜欢隐在雾中,看那些蝼蚁们为活下去最后的挣扎。看他们心跳加速地破译那些所谓的逃生工具;看他们妄图用手中的小物件自保;看他们慌不择路地逃窜。他喜欢看他们挣扎,给他无聊的游戏增加些乐趣。


她不一样。


在他给了律师一次重击后,他更是加快速度地奔逃。在以为自己安全后,让自己的医生同伴来治疗自己。再出现校准的时候,那女孩触碰到伤口的敏感处(校准失败),痛的律师龇牙咧嘴的,不禁狠狠咒骂起来,那女孩吓得连连道歉,并慌的手指发颤,又失败了多次。在牵连到旧伤的情况下,他终是骂骂咧咧地不让她继续治疗,找了别人去。或许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在每次校准失败后,她的脸上总会浮出一丝得逞的笑容。这一切,都被在暗中的杰克捕捉的死死的。为了验证,他甚至伤了她后,故意放她逃离,匿了迹。看着她娴熟地为自己包扎,便一切都明了了。


她在伪装。


装作对庄园感到陌生,穿上护士的服装,装成医术不精的样子,拖延治疗时间,她的所谓“上等人”特质,也早已被生活的颠沛流离磨灭。


她将自己伪装成一个柔弱的女子,显得人畜无害,便是犯了错,也无人怪她。


杰克揣摩不出她的心思。她时而善良,时而狠心,时而俏皮,时而成熟。


只是他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同伴们逃生失败,对她有什么好处吗?


看淡生死?不争输赢?


或是同自己一般,拿他们寻开心?



--




“黛儿小姐。”


在杰克的预料之中,她的第一反应不是慌张,不是逃离,而是一抹淡淡的笑。那笑容转瞬即逝,她重新将那张名为“慌张”的面具盖在脸上,起身正欲逃走。


“在我面前,你不必伪装,黛儿小姐。”


刚迈出的脚顿了顿,便又收了回来。


“戏演的不错,我的小姐。”杰克这么说着,不慌不忙地行了个礼。


同样纯净的脸庞,同样的声音,此时却出现了难得的冰凉:“这跟我的演技没有什么关系,先生。要怪,也只能怪他们太蠢了罢。”


“此话?”杰克撑着手,做出一副不解的样子。


“求生者的故事,我们的开膛手先手是没有兴趣的吧。这么说吧,这个庄园的人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来,都不像善类。”艾米丽的脸上面无表情,倒是杰克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


要说不想赢那肯定是假的,艾米丽想赢,更不想让其他人赢。在经过庄园主房门前时,她清楚地听到庄园主与什么人在商讨着,改变游戏规则:由于来庄园的人越来越多,他们将赌注变得更大——第一个获得1000次游戏胜利的人,不仅能拿到先前答应好的奖金,还能额外得到最想要的物件;反之,会真正意义上的死亡。


她必须成为第一个成功的人,然后拿到经营许可,重新开张。


她还真是不简单啊……杰克若有若无地感慨起来,她看上去慌不择路地奔逃,往往能坚持监管者许久。


艾米丽猛地握紧了针管,她刺客只想拜托眼前这个监管者,毕竟她也不过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俗人罢了。


“杰克先生,不出所料的话,我的队友马上回来,让他们看到我们站在一起,这样合适吗?”艾米丽率先开口,巧的是她话音刚落,就看到玛尔塔朝她这边跑来。只是艾米丽与杰克隔着板子相望,倒给人一种对峙的感觉。


玛尔塔赶到之后,自然也没有起疑,而那时杰克已完全隐匿于雾中,只有他留下的最后一句话还借着残留的雾气萦绕在艾米丽的耳畔:“你的话我不能完全赞同,黛儿小姐。世间本就没有是非对错,我倒不觉得这里的人同你说的一般,甚至比有些人好很多。”



--




来到这个庄园后,自己是不是被利欲熏心了?


杰克那句话搅得艾米丽心烦意乱,开始尝试放下成见,留心身边的人事。说来也是,在一起相处了几个月吧,她连有些人的名字都叫不出。


确实,他们并没有很坏,只是,自己以为的物以类聚。


在艾米丽遭监管者追捕时,奈布玛尔塔他们总会第一时间赶到,全力营救;就是那些看上去凶神恶煞的监管者,在艾米丽卧病在床时,也会亲手做一些小玩意来逗她开心。


这些小细节,是艾米丽从来没有注意到过的。



--



他们从未见过这样的艾米丽。


勇敢果断,破译起密码机来快速准确,牵制监管者也得心应手,治疗起队友也干净利落,一点都不像他们之前认识的,那个迷糊犯傻的女孩。庄园里人物的资料都保存完好,不会对外泄露,再加上艾米丽的脸就是一副不染尘世的样子,说她二十出头,也不过分。谁想到前一天还俏皮可爱的女孩,后一天就变成了带着些烟火气的女人。


他们现在所见的,是真正的艾米丽。


不知是不是伪装的累了,最近的艾米丽略显疲态,每天都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几乎每个人都在为艾米丽想法子,却什么都不奏效。


艾米丽又撞到了墙上,她揉了揉已经疼得有些麻木的头想继续走。


“黛儿小姐貌似有心事呢。”


面前的不是一堵墙,而是嘴角含笑的杰克。


“哦,杰克先生,真是抱歉。”艾米丽显然没注意到他的存在,所以他的话在寂静的空气中显得格外突兀,有些吓到了艾米丽,她惊慌地向杰克道歉,完全没顾及脚下的石块,冷不防的绊了一跤。


“真是奇怪,我记得这里明明没有石块的,难道又是庄园主搞的鬼?”艾米丽打量着脚下的一方土地,只看到丛生的杂草黄中透着些绿。


“黛儿小姐,容在下问一句,你为何如此魂不守舍的?”杰克的话将艾米丽拉了回来,他饶有趣味地看着平常将自己伪装的严严实实的艾米丽第一次将自己的弱点完全暴露在外人面前。


艾米丽的眼神飘忽不定,似乎想逃避这个问题,杰克瞥了瞥眉,骨节分明的手指强制将她的头扭过,与自己对视。艾米丽的眼神被利益和感情杂糅在一起,摸不透她内心世界的一分一毫。那双眼睛就这么直直地看着他,仿佛要把他看透。杰克叹了口气,手指渐渐松开:“你若不愿说也就罢了,但如果你什么时候想说了,不妨来找在下。”


她怀疑自己听错了,但等她反应过来时,杰克早已雾化。


刚刚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开膛手,是温柔了起来吗?



--



艾米丽不知道杰克的用意是什么,但在这个庄园,她没有可以交心的朋友,甚至可以说,她没有熟识的人。她索性将他当作自己的精神寄托,毕竟她不得不承认,杰克是一个很好的听众。


艾米丽在这个号称“恐怖”的庄园里感到前所未有的温暖,比起那些咒骂她的,高高在上的人,她宁愿与这个人人惧怕的开膛手一起。


“他们说我是无良医生,我不得已更名,来到这里。我的本意是治病救人,却变了啊……变得污浊不堪,变得追求利益,这样的我,你一定很厌恶吧?”


杰克摇了摇头:“我从不觉得你恶毒,无良,错的不是你。”


“其实我可以支撑下去的,可我还是放弃了,因为没有人劝阻我,没有人为我拨开乌云,一个人真的很累……”夜已经深了,艾米丽的眼皮有些沉重,已无力再回房,索性就这么睡去。杰克轻轻把艾米丽的头从自己的肩膀上移开,放在柔软的床铺上,盖好了被子,执起她的手亲吻:“你说了这么多故事,让在下说一个吧。”


“我的家庭本是显赫的,谁都敬我三分,阿谀奉承,我尚懵懂的年岁,就看透了人心。我鄙夷那些人,久而久之竟差点麻木了,他们的笑脸很伪善,让人感到恶心。而当我们的家里出了事故,那些所谓的朋友,所谓的两肋插刀,上刀山下火海,全都没了影子。我的父母弃我于不顾,我只能一个人生活,摸爬滚打,苟且偷生。一个人真的很累啊……是真的……”


“错的不是我们,是这个污浊的世界。既然世界不愿善待你,那么请让我善待你。”这次,杰克在她的额头,亲昵地落下一吻。



--



“艾米丽!”艾玛从远处小跑向正在破译密码机的艾米丽,却险些把艾米丽扑倒,惹得她往后退了好几步,才维持好她们两个的平衡。


“艾玛你可得当心些,小心招来监管者。”艾米丽无奈地拍了拍艾玛身上的灰尘,宠溺地笑了笑,“一起破译吗?”


许是刚才太激动了,艾玛一个手抖不断校准失败,她吓得声音都带着丝丝哭腔:“怎么办艾米丽,监管者肯定马上就要过来了。”艾米丽轻轻安抚着艾玛,温柔地为她抹去眼角的泪水:“不用怕,艾玛,你先走,我来牵制监管者。”“可……可是,我已经害了你太多次,万一你真的死了怎么办?”“不用怕不用怕,我没事的,你快走。”


艾玛一步三回头地跑开,眼中满是担忧。


“没想到庄园里的人演技都这么好,你应该也发现了吧,黛儿?”杰克靠着墙显形,“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听到的1000次会死亡的游戏规则,不过她倒是与那时候的你有几分相像呢。”


“杰克,你记得上次我被石子绊倒的时候吗?那条路从没有石头,庄园主肯定也不会搞这种明显的东西影响游戏体验,毕竟他们酷爱在私底下搞鬼。那时候,我在草丛中看到了不属于草的那种,深谙的绿色,那是艾玛的工具箱。”


“我猜的没错,她是玛莎,她恨我。”艾米丽一直看着艾玛的背影,直至她消失在拐角处,“我想要补偿她。”


“你的选择我永远支持,不过要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杰克揉了揉她的头发,再次隐在雾中。


艾玛……我不求你原谅我。


这次若说我在补偿你,不如说我在利用你,给自己的心里一些慰藉。


“啊!”


游戏一开局,就听到艾玛的惨叫,艾米丽立马停下手里的事,向艾玛的方向奔去。


“艾玛!”艾米丽赶在过半前到达,飞快地解开缠在她身上的荆棘。“快跑!”艾米丽跟在她的身后扛了一刀,即使这样她还是不放心,依旧跟在艾玛的身后保护她。艾米丽与艾玛一左一右地跑着,监管者的刀快要刺到艾玛时,她猛地将艾米丽推到刀尖上,还顺势拿走了艾米丽的针管,撂下了板子,眨眼已不见人影。


艾米丽不可置信地看着艾玛舍弃自己保命,甚至在治疗完后躲在角落里目送艾米丽死亡,甚至还明里暗里地对那些前来救助艾米丽的人进行阻挠。她的脸上挂着一成不变的笑,只是这次看上去并不阳光,而是死亡的宣判。


“原来她这么恨我吗?”艾米丽自嘲地笑着。她这次,豁出了自己的性命保护她。这是她的第1000次逃生失败,但她不能怨任何人,因为这是她自己的选择。



--



杰克早就从艾米丽口中得知了庄园主暗地里修改了游戏规则,但他没料到艾米丽竟真的因为这个离开了自己,他恨,他甚至想要一直追着艾玛不放,让她尝一下死亡的滋味。但是他忍住了怒气,艾米丽不希望他这样,因为那是她,拼了性命也要保护的女孩。


庄园里的人都收到了庄园主的通知,说是艾米丽已经获得了游戏报酬,离开了庄园。


“奇怪,我记得艾米丽还差几十次胜利才满1000次吧。”他们的议论使好不容易压抑起的杰克怒火更旺,带着怒气一脚踹开了庄园主的房门。


“艾米丽呢?”杰克几乎是要爆发的状态,而庄园主却依旧不慌不忙地在本子上写着什么:“艾米丽小姐已经获得了1000次游戏胜利……”“别拿忽悠外人的一套搬出来应付我!我再重复一遍,艾米丽呢?”杰克开始有些不可控了,是个人都看得出这时候谁都不该招惹他,即使是庄园主也有些畏惧这样的杰克:“别生气啊,杰克。既然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又来这里做什么呢?”杰克的眸子向外飘动着红色的光,一字一句都是不容反驳的语气:“把她,还给我!”庄园主无可奈何地耸耸肩:“这我无法办到,杰克,毕竟人死不能复生。”杰克的手已死死握成了拳,手指嵌入掌心,向外滴血。


“若是没有其他事,那么请回吧,杰克先生。”庄园主背对着杰克,向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既然你不肯帮我,那么我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



菲欧娜没料到杰克的到来,忙迎他进了屋,招呼着坐下了。


“菲欧娜,你知道人死怎么复生吗?”


“复生之法?”菲欧娜翻开架子上的书本,上面附着的灰尘让杰克不由得咳嗽起来,“复生之法我是不了解,倒是有一种可以穿梭于时间长河里的法术,你觉得?”


杰克听到此处,顿时站了起来:“请告诉我。”菲欧娜挥了挥手,示意他坐下,照着上面的继续说道:“这法子风险极大,而且你确定要使用吗?这必须付出十倍的代价。”


没有任何的犹豫:“我确定。”


菲欧娜合上书,开始念着一些听不清的话语。约摸几分钟的时间,菲欧娜将这个方法写在纸条上,嘱咐道:“这法子你或许用的上,先收着。祝你好运。”



--



“怎么办……”七年前的艾米丽还很青涩,她没办法做出选择,“该怎么办,我真的,要这样伤害她吗?”


“神啊,谁来帮帮我。”艾米丽在街头走着,进行无助的乞求,她逃不过内心的自责,更逃不过生活的压迫,她几近想要选择放弃玛莎,“神啊,谁来帮帮我。”


杰克情不自禁地将手伸出去,指尖刚触及到她的发丝,艾米丽的身子便惊得一个哆嗦。“黛儿,黛儿。不要怕,我在。”杰克刚想安抚一下这受了惊的小鹿,却引得艾米丽更慌乱地开始尖叫,一把推开了杰克:“你走开,我不是什么黛儿。”


哦,是的,她的原名是莉迪亚。杰克才想起艾米丽曾更名。“恐怕吓着她了。”杰克有些懊恼,眼珠子一转很快扯了个慌,“哦,开玩笑的莉迪亚,是我。”女孩这才停下一系列有失淑女形象的动作,抬起头来看着这个身材有些消瘦却又异常高大的男人。


“抱歉,我好像不记得你。”女孩扯着自己的裙角,微微抿了抿有些发干的嘴唇。“不记得也是正常的,莉迪亚。你也许都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不过那都不重要,我是来帮助你的。”“哦,请你帮帮我先生,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选择?”艾米丽激动的,上前一步抓住了杰克的手臂。


“请你坚守,千万千万。你内心如何想的,就如何做,不要为任何世俗的东西所影响。你可能听不进去我说的话,但我请你千万要记住,千万要做出正确的选择。如果什么时候撑不住了,这条街的尽头,那是我的住所,那条路过去,有一个叫菲欧娜的女生,她也可以帮助你。”


艾米丽那本就偏向玛莎的心此刻更是动摇了,她怔怔地松开杰克的手臂,“玛莎”两个音节在艾米丽的口中反复琢磨着。



--


“菲欧娜。”杰克扣了扣她的房门,正在捣制药水的菲欧娜闻声开门:“先生,请问你是?”


……


“世间竟有这种神奇的方法。”菲欧娜合上自己的笔记本,“你的忙我可以帮,不过那个方法,你可得教给我。”


“没问题,只要你能替我照顾她。”杰克不假思索地答应,刚要将纸条取出,又猛地想起一件事,“我还要再去一个地方。”



--



该选择吗?该如何选择呢?


艾米丽拿着弗雷迪写在纸上的提议:为妇女堕胎。这种经营方式虽然非法,来钱却非常快。该怎么办,是否要坚守自己的初衷?


“跟着心走,保持善念。”


这八个字,对当时的她来说,尤为珍贵。


艾米丽终是选择放弃这种惊心胆战的日子,她在清闲的早晨看着报,品咂着红茶的滋味。


开膛手杰克疑似不再犯案?

“哦……连臭名昭著的开膛手杰克都洗心革面了吗?我还有什么资格动坏心思呢?”艾米丽继续品着红茶,“开膛手杰克,杰克……”


为什么?读到这个名字时,会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我听到了,艾米丽在叫我的名字。”杰克付出了70年的时间去换取在时间长河里穿梭的7年,他现在老到头发掉落,不会认人识物,但他一直记得艾米丽,那个小小的身影就像刻在了他的脑子里,挥之不去。


“就这一次,我去看看她。”


“快坐下。”艾米丽扶着拄着拐的老人,让他在椅上坐下,“老先生,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杰克颤颤巍巍地伸出了手,抚摸着艾米丽的脸庞,落下了泪。本抵触这类动作的艾米丽,手像僵住了一样,无法抬起,无法拒绝他。杰克的泪更是让艾米丽心像揪在了一起,,只能勉强挤出几句话:“老先生,您怎么了?”艾米丽想要伸手为他拭去泪水,杰克却摆了摆手离开。


黛儿,能再见你一面就好,不能要求太多,你要幸福。


“杰克,我今天遇到了一位很奇怪的老先生,他给我的感觉很奇怪,很想你。”艾米丽锁着诊所大门,偏着头跟杰克说话。“大概是你的错觉吧,莉迪亚,你最近可能太忙了,今晚我带你好好放松一下。”杰克嘴上这么说着,思绪却依旧飘远了。


“莉迪亚·琼斯?你要拜托我照顾她?可我根本不知道她是谁。”杰克看着这位同自己万分相似的人提出的要求,不由得惊讶起来。“相信我,有一天她会是你生命中很重要的人,可那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一定要照顾好她,不要让她做出错误的选择。我已经跟她打过招呼了,她现在是认识你的。”杰克看着面前这个号称,来自未来的自己,神秘而不可思议。“对了,别再杀人了,这对我们都没有好处,好好照顾她。且不要学我,我即将受到颠覆时间的惩罚,下次再见到我,我估计是个连路都看不清的老头了。”


杰克终是背过身,要离开了。


“这件事,别告诉她。”


杰克想到这,看了看挽着自己手臂的,笑颜如花的女孩,宠溺地笑了笑。


谢谢你了,未来的我。

如……如果我说不老魔女的坑坑想弃掉

会不会被打……


粉丝福利——金纹×返生


此篇为粉丝福利 @月落星海

我不管我就是要写刀(∗❛ั∀❛ั∗)✧*。

前文戳我头像叭

文笔已经渣出了内伤

——

大批伤员吗……

返生开始琢磨起了豹纹的话。

艾米丽们已经在治疗了,返生最后才赶到。

“刀刃刺入皮肤造成的伤口……与杰克先生们的武器很像……”

返生与豹纹再三研究,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奇怪的是,游戏结束后的伤痕会全部消失……”

这伤痕确实很难治疗,艾米丽们个个请了一天的假,决定好好休息一顿。

月光洒在返生紧皱的眉头上,她掀开被褥,穿上了披肩。

——

天气突然转凉,返生还没来得及准备换季的衣服,冷风从袖口灌进,她不由把身上的衣物裹紧,却难抵挡冷风的侵袭。

“金色……”返生伸出了自己的手,那是她今早在伤员边发现的,金色粉末。

或许,她的治疗从来没有成功过。

她敲了敲金纹的房门,无人回应。

“可能天色太晚了吧……金纹先生或许已经睡了……”返生一般会做好最坏的打算,而她这次却不敢了。

——

若不是亲眼所见,返生也许会一直骗自己。

面前的不再是一个佩戴玫瑰手杖的绅士,他的披肩被吹动,身边覆盖着浓厚的血雾。

是自己太掉以轻心了。

金纹啊……他从来都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返生带着她的不安,奔回自己的房间,上了锁,无力地滑落在地上。

——

求生者对金纹已不再有恐惧,他对求生者都非常和善,对女性也是绅士,对返生更是好到不行,可以说是爱屋及乌,自己一塌糊涂也从不介意。

只是这样的金纹,只会更让返生恐惧。

披着羊皮的狼。

她想过避开金纹,但那是多么自私的做法,那会让自己安全,但无疑是将队友推向深渊。

“无私吗?”

脑海里不断盘旋着这个声音,面前站着另一个她,只是更青涩,更纯洁。

她看着自己瞳孔不再明亮,像蒙上了一层灰;洁白的衣衫染上尘土,荆棘在她的腿上划开了很多口子,双手也粘上鲜血。

她看着这样的自己,剖开了孕妇的肚子,数着非法行医赚来的钞票,甚至,将丽莎推入了深渊……

“我从不是善人,今日也不会是。”

返生像是下定了决心般握了握针管,望着前来拜访的金纹,毅然决然地选择离开。

——

“我做错了什么……”

金纹心不在焉地进行着他的捕猎,返生躲着他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这搅得他心烦意乱的。

不远处电机开始晃动,金纹本想传送,却才发觉自己带错了特质。

走走也不碍事。

金纹便又把自己隐藏在雾里,看到的却是与返生有说有笑的刺客。

是因为这个,才躲着我的吗?

金纹多日隐忍,今日怕是再也忍不住了,他的眼里蒙上了久违的杀气,又退回了雾里。

金纹只顾想自己的事情,他忘记了返生这个人,敏锐的可怕,不可能没察觉到他的到来。

“抱歉了,奈布。”

——


你知道吗?为了你,我多少次忍住自己的杀意,藏起自己的本性,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的吗?

金纹回去之后一次又一次地问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他不止一次地试探,发现在返生心中,那个刺客地位貌似确是挺高。

我的小医生啊,是不是我太放任你了。

金纹想要抑制住自己的杀意,狠狠地把指刃打入墙中。

“怎么了?金纹先生。这样不好受吧。”

金纹没料到返生会主动来找他,一时慌了起来:“返……返生小姐……天色这么晚了,你怎么在这里……”

“我的治疗从来就没有成功,对吗?”返生就像没有听到一般,只是固执地朝他走去。

返生一再发问,这使得金纹失去了平日的沉稳。

“你一直在骗我,对吗?”

金纹体内的“坏小孩”最近总来作祟,他不由得伸出大触狠狠打过去。返生被打的一个踉跄,却还是一点点地朝这个危险的人物靠近。

“为什么?”

“请……请不要再靠近我……返生小姐!……”

返生却还是不依不饶,捂住伤口继续挪着步子。

“我会伤害你的!”

大触落下。

即使不在游戏中,杰克也自带雾刃。

返生倒在了地上,却还是朝他挪着身子。

“我只想要一个答案……我想听你亲口说……”

金纹不忍再看返生,他背过身去:“没错,我确实无法控制杀戮,我一直在假装改变了,我一直尝试着改变,但我发现他对我的影响已深入内心,无法扭转了……”

长久的寂静。

金纹缓缓回过头,她已闭上了眼睛,不知有没有听到他的话。

金纹抱着返生,慌忙地去敲每个医生的房门,都无人应。

金纹绝望地瘫坐在地上,怀里的女孩也已被死神打败,血尽而亡。

——

没有人知道这个杀人狂曾经对一个女孩多么温柔,而那个曾经的“好孩子”,已追随他的爱人长眠。

正好一个月
辛苦太太们了


好多坑啊!

我想弃坑怎么办快来人抽我让我清醒清醒

抱歉啊小可爱们

手机上交了

也许不能更文了

再次抱歉( ๑ŏ ﹏ ŏ๑ )

我现在是不是一个过气文手了( ๑ŏ ﹏ ŏ๑ )

莫非我有三百多个僵尸粉(。í _ ì。)

看来我得把粉丝福利先写掉🤔🤔

染血嫁衣 (3)


这篇的杰医又很少但是故事发展需要怕影响到观看感受所以不知道打杰医tag会不会被打(逐渐小声)

——

艾米丽摸了摸被啃咬过的脖颈。

杰克,绝不是人类。

——

不记得几岁,艾米丽的父母病逝,她已哭了多日,眼泪还挂在略显苍白的脸上,止不住地抽噎着。

恍惚中,艾米丽仿佛听到了更大的哭泣声。

心里的悲伤逐渐被好奇取代,艾米丽站起身来,破旧的布娃娃掉在地上,迈着步子踏进更深的小巷。

昏暗的街道里,艾米丽开始感到害怕,打起了退堂鼓,开始慢慢地往后退。

脚被人拉住,艾米丽一下失去了重心摔在地上。

在她脚上的力量开始变大,艾米丽被拖进角落,强制性地抬起脸,尖利的牙已快要刺入艾米丽的皮肤。

艾米丽哭着挣扎,她抓起手边的东西就往吸血鬼的头上砸,也许吸血鬼没料到艾米丽还有力气,根本没有防备,鲜血迸溅到艾米丽的身上。

艾米丽奋力推开倒在身上的吸血鬼,拖着有些疲惫的身子,磕磕绊绊地往外面跑,却在光亮与黑暗的界限再次撞上了一个吸血鬼。

看上去与她差不多大,唯有那尖牙与红眼提醒着艾米丽——不要被这人畜无害的样子骗了。

艾米丽刚想找机会逃跑,那男孩却塞给她一个软软的东西。

“抱歉吓到你了,但我只想把你的东西还给你。”

艾米丽接过了她遗失的娃娃,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擦了擦娃娃上的灰尘。

“你为什么不抓我?”艾米丽还是戒备地走到阳光底下——她知道吸血鬼只能待在黑暗中。

“其实,我原来也是人……”

“在被吸血鬼同化后,我就一直是这样。”

他往前一步走到阳光下。

“所以我不怕阳光,只要不是太强烈。”

艾米丽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一颗心又吊了起来。

“知道吗?我不希望有更多的人跟我一样被同化,所以我从不伤害人类。”

“不食人血,你该怎么活?”

“即使难以下咽,我还是选择食用那些频临死亡的动物的血,偶尔运气不错,还能尝到非自然死亡的动物。”

一直处于戒备状态的艾米丽终于是松懈了一些,自己运气终是不错。

“你快走吧,万一我没控制住自己,你会死的。”

不知道那句话是不是吓到了她,她很快跑开了。

——

艾米丽运气确实不错,乖巧的样子使她被一家中层人家收养。

她一如既往地来到黑暗与光明的交界处,那个男孩也一如既往地在那里等她。

她每天都会带些东西来,让他吃饱一些,不必冒那么大的风险出去。

他曾经以为他们会很安宁,直到他不小心咬开了艾米丽的手腕,甜美的味道一瞬间充斥着他的口腔,他想要将这味道都吃个干净,但他打了自己两下,努力把这种想法从脑海里赶出去,但是越不想去理会它,这种想法就越强烈。

“以后少来这里……”他感到自己的忍耐到了极限,看着美味的食物在自己的眼前,他恨不得就扑上去咬开她的动脉,品尝一下女子的血液究竟是怎样的美味。

“为什么?”艾米丽靠的更近了一些,他把艾米丽的手拿开,避开她的目光,找借口搪塞过去:“这里最近不太平,我怕伤了你……”

艾米丽一向信他,又抓起他的手:“那我什么时候……”

“少跟吸血鬼来往,他们都不是什么可信之人。”

他打断了艾米丽想要问出口的话,背对着她,一点点走入黑暗中。

有些东西,没有的时候还没有那么渴望,一旦有了,就不希望失去啊……

——

艾米丽很久没去那里了,她不是不想,但只要她来到那附近,他一定会找借口让艾米丽离开。

这次,一定要进去。

艾米丽鼓起勇气,装作无意间来到那里。

几个男人野蛮地冲过,将艾米丽撞在地上,她揉了揉吃痛的胳膊,看到他们径直走进巷中,那些看不懂的徽章让艾米丽不安的感觉愈发强烈。

“放心吧,我们才是光明的一方,邪恶永远不会胜过正义。”

一踏入暗处,刚刚那自信的样子已经被眼中的血腥代替,他们笑的格外猖狂。

顿时杀戮四起,吸血鬼们生活的地方再一次被捣毁,艾米丽慌张地在那些人里搜寻熟悉的身影。

那些逃窜离去的身影全都被她确认了个遍,她不安将视线移到地上躺着的吸血鬼里。

他瘦小的身影格外突兀。

艾米丽开始往那处跑去,那些人往外冲着,不止一次差点撞开艾米丽,她踉踉跄跄地来到他跟前。

他还活着!他还有救!

艾米丽激动地将他扶起靠在墙上,在脚边剪了个碎片划开她的手腕,将手凑到他的嘴边:“快点啊……这样你就有力量了……”

艾米丽眼中满是焦急,眼前的男孩却支起身子,他笑着,露出了尖牙。

背后还没死透的其他吸血鬼争先恐后地想要吸食艾米丽的血液,让自己重新活过来。男孩只是轻轻舔了舔艾米丽的手腕,捡起脚边的刀刃猛地刺入他们的心脏。

他的手再没有力气,刀滑落在脚边。

“原谅我,我曾经想要杀了你……”

艾米丽已在他旁边哭成了泪人,她一直摇着头:“我原谅你我原谅你,求你不要死,不要……”

“别傻了,这次我活下来了,还有第二次,第三次,每次都要靠你吗?”

他伸出手擦了擦艾米丽的眼泪。

“不要哭,我喜欢看你笑。”

他捡起掉在地上的布娃娃,拍了拍它身上的灰尘。

“以后,不要相信任何吸血鬼,我们都不是善类。”

自己就是因为相信了吸血鬼,才变成这样的。

他落了泪,他不惧怕死亡。

他惧怕分离。

——

“杰克为何要放过我?”艾米丽依旧思索着。

“莫非,他也是被‘同化’的?”

抚摸


一双手从衣角伸入。

他感觉极其不舒服,狠狠地转头看着那个天天站在他身后的人,又默默地将头转了回去。

那双大手第二天依旧抚摸着他。

第三天没有,第四天也没有。

他近乎癫狂地笑了起来,抚摸着那双天天猥亵他的手。

消息


心扑腾扑腾地跳,她拿起手机向喜欢的那个他发消息。

一条

两条

三条

……

一直到最后,女孩点进他的留言板。

“你什么时候能醒过来……我好想你……”

手机响起,男孩给她发来了语音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