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力Max

不老魔女 『空军×医生』




玛尔塔带着被撞毁的遥控飞机怏怏地敲开家门,迎面而来的是母亲猛的一巴掌:“跟你说了多少遍,不要再做那些游戏,你这样哪有些女孩子的样?快点,你的舞蹈课要开始了!”

玛尔塔穿上她的舞裙,大家都夸赞她宛若一只高雅的黑天鹅,玛尔塔并不喜欢舞蹈,因此也不跟旁人交谈。她并不喜欢跳舞,反倒是没报上名的玛格丽莎对舞蹈有着浓厚的兴趣。

“玛格丽莎,你想不想在这里跳舞?”玛尔塔将趴在窗外看着她们跳舞的女孩拉进教室,玛格丽莎没有勇气抬头,她对自己的舞蹈并不自信。

“你试一下吧。”玛尔塔牵着几度想要离开的玛格丽莎,“如果你喜欢,就去做。”

“她确实很有跳舞的天赋,她比我更应该留在这里。”

玛尔塔离开了舞蹈教室,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翩然起舞的身影。她只是离开了教室,并不代表摆脱了束缚。十二岁的玛尔塔心智已然成熟,她忘离家相反的方向离去,向丛林深处走去。

“她已经追寻了她的梦,现在轮到我了。”






拨开灌木丛,一间古朴的山间小屋,被花草环绕着,没有过多的点缀,只有几只蝴蝶在房顶拍着翅膀。

经不住好奇心的驱使,玛尔塔在窗外向屋里探着头。

“好像没人住啊……”房间有些昏暗,玛尔塔只得再往房里伸了伸脑袋。

“在看什么?”“哦,我在看房里有没有人……”玛尔塔下意识地回答道,待反应过来时,那个女子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

“进去坐坐吗?”女子露出亲切的笑容,玛尔塔打量着这个笑着的人——看上去倒不坏,可怎样才能确定她是不是好人?

玛尔塔站在门前发呆,女子已经打开了房门,在门口放了把椅子:“站累了就歇会儿,若是不进来,我也不介意。”

玛尔塔揉了揉她酸痛的小腿,小心地坐在椅子上,继续向屋里看去。

房里的灯一亮一灭的,女子在锅中熬制着不知名的汤药,却不像玛尔塔在书中看见过的,昏暗的紫色,倒是很有活力的绿。

一只鸽子静静地躺在桌上,女子滴上几滴药水,用手试探着它的温度。不到一分钟,鸽子拍打着翅膀,在她的身边划着圈,那几只安静的蝴蝶此刻也拍着翅膀,轻轻落在她的指尖上。不知是不是错觉,玛尔塔觉得整个小屋都有了生命力,垂下的花苞瞬间绽放在枝头,让玛尔塔看到呆愣。

“你让鸽子复活了?”玛尔塔回过神后连忙向她提出自己的疑问,她从未见过死而复生的魔法。女子挽开额头的青丝,脸上笑容不见:“当然,对于魔女来说,这不算什么。”见过了刚刚的魔法,玛尔塔不惧怕她的身份:“我想,你一定是一个很好的魔女吧。”“没有人这么说,不过,如果你认为我是的话,我就是。”

女子将药水装入瓶中,用秀丽的字体写下:

Emily






玛尔塔再一次负伤归来,艾米丽温柔的语气中带着一丝责备:“你太拼了。”玛尔塔不在乎自己的伤口,反过来安慰艾米丽。现在的情景有些好笑,包扎的人止不住心疼,但真正受伤的人却在安慰着为自己包扎的人。

“若是不比别人更努力,怎么能让那些曾经瞧不起我的人道歉?”玛尔塔点了点艾米丽紧皱的眉头:“别担心了,我不会有事的,我还要回来保护你!”

他们关注的只有女生能否通过测试,只有你,我的艾米丽,关注的却是我。

“再见,艾米丽。”

玛尔塔在训练营日夜不停的训练,现在的她不仅仅要追逐自己的飞行梦,还要变得强大,陪在艾米丽身边。

她回到了以前从不与人交谈的模样,她脑子里除了训练,就只剩下艾米丽。曾经嘲笑她的男生,一个个都屈服在她的脚下,玛尔塔落下的汗水,已经与她伤口流出的血融为一体了。

玛尔塔第一次执行任务,C–508号,她的代号。

“C–508号,歼灭前方敌军。”

“是。”






艾米丽一如既往地翻开报,沐浴在早晨的阳光里。

“我国空军战败,数人牺牲!”艾米丽喝着茶,手指却微微颤动了一下,她翻看着死亡人员的名单,赫然出现了一个名字——玛尔塔·贝坦菲尔

艾米丽的心突然绞痛起来,她明白这是为什么,这个名字,已经刻在了她的心上。

玛尔塔?

艾米丽很轻松地找到了玛尔塔的遗体,将她带了回来。

“我不记得,我做过复活的药水。”艾米丽在架子上找到一瓶绿色的药水,她把药水滴在玛尔塔的身上,报纸上的名字渐渐淡去,换来的是如洪水搬的记忆。

“生死本是自然规律,你又何必这样呢?”玛尔塔的第一句话便是这样,艾米丽猜到了。

“我也不知道……或许是为了你那一句再见吧……”

评论(1)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