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力Max

染血嫁衣 (2)


亲眼所见,亦非真实

——

就连晚霞都也渐渐远去,黑暗笼罩着整个医院。

艾米丽在跟着杰克。

脚步声意外的重合。

艾米丽却还在跟自己的内心做挣扎。

医者仁心。

却也不代表要赌上自己的命。

看看就好,一旦有危险,可以立马逃跑。

艾米丽第一次在夜晚踏入这阴沉的医院,心跳逐渐强烈。

昏暗且压抑。

艾米丽喘着粗气,在拐角处停下,眼睛敏锐地扫视着杰克在医院中的行动。

灯光下研究着医学的人,像突然换了一个人一样,将桌上的东西全部扔在地上。他痛苦地捂住头,像是竭力制止着什么。

“Help me.”

杰克在手上划开口子,白大褂的袖子下,布着新旧不一的伤痕,血液流过他的白衣,他的文案,在他捂住头的时候,又流过了他的发丝,与汗水交织在一起。

艾米丽葛地发现,他的房内,也都是同样的字。她不由得更凑近了一些,不小心碰开了门。

“艾米丽?”

杰克扶着险些摔在地上的艾米丽,关切中夹杂着疑惑:“你看到了什么吗?”

既然已经被发现,艾米丽所幸不再遮掩,心急地抓住杰克:“杰克先生,你究竟怎么了?”

——

“被你发现了,艾米丽小姐。”杰克将艾米丽扶到一旁的椅子上,脸上只剩下无奈。

“那我便不瞒了,我年幼时便得了一种怪病,每到夜晚就会发作,我会不定时的焦虑,暴躁,甚至霸道,我拿它毫无办法,我只能用尽我所有的气力,来控制它。”

杰克捂住他的双眸,他知道他的眼里已经充满了杀戮的欲望。

“所以,你是怕误伤了我们,才不让我们待在这里吗?”艾米丽的手有些颤抖的伸向杰克,却被他一把抓住,面对她的已然是另一副面孔。

在艾米丽的印象中,杰克一直是温柔绅士的,此刻他的目光锐利地扫过艾米丽的脸颊,咬上了她的脖颈。

艾米丽有些慌张地挣扎着,可她已经完全被禁锢住,动弹不得。

压制在她身上的力量渐渐变小,杰克缓缓站起。

“抱歉我失控了,已经很晚了,快回去吧,我不想伤害你。”

杰克说着将艾米丽送到门口,那条街的路灯已经坏了,一闪一灭,让艾米丽下意识抖了抖身子。

“我可以送你,如果你不怕我的话。”

两人并排走着,没有说一句话,他们间的气氛却也不尴尬。

“艾米丽!你终于回来了!女孩子晚上一个人在外面呆的太久可是很危险的!”艾玛一下抱住艾米丽,在她们的嬉笑打闹间,杰克乘着雾悄悄回去了。

艾米丽望着杰克离去的身影,笑容渐渐褪去。

果然,她有室友。

杰克嘴角勾起一抹笑。

该得到的,我会全部拿到。

——

“院长,你果真聪明。”

杰克打开地下室的大门,看着地下室在地上蠕动着的人:“但跟我耍聪明,可不会有好下场。”

“签了吧?”

杰克将早就准备好的转让合约掏了出来:“将医院转让给我,我或许可以饶你一命。”

眼里早已充满死灰的人突然燃起了一丝希望,慌忙地往前爬着,甚至没来得及解开绳子,用嘴咬住便签下名字盖了章。

“不错。”

鲜血染上墙壁。

“但我说的是或许。”

——

艾米丽在床上辗转难眠,脸色渐渐凝重。

杰克玩弄着自己的指刃,脑海中浮现着艾米丽的身影。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