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力Max

初遇『杰克×医生』杰医向 轻微社园

        我是莉迪亚·琼斯,不,艾米丽·黛儿。
        即使知道这个庄园很危险,但我还是来了,因为我需要这些奖金。
        “这只是一场游戏,没什么的”我说服自己来到庄园,我知道艾玛也来了,她需要保护。
        游戏开始,除了我和艾玛,还有克利切和奈布。游戏规则已经了解了,艾玛总觉得我柔弱需要她的保护,真是个傻孩子。
       我们安静地破译着密码机,全然没注意到越来越浓的雾。红光越来越近,我的心跳越来越快,有人来了。我和艾玛慌张地逃窜,慌乱之中,我们跑散了。红光离我远去,这不仅预告着我逃开了,也预示着那个人在追杀的是艾玛。
        钟声响起,艾玛倒下了,被绑在狂欢之椅上,确认好位置,我暗暗握紧手中的针管,放下没破译完的密码机,向艾玛跑去。
        克利切果然也来了,我看不到监管者,但我的心跳和照在椅子上的红光告诉我,他在这里,只是我们看不到。
        克利切的手电筒也迟迟拿不出来,也不知道该往哪里照,我们就这样对峙着,克利切看着快被送回庄园的艾玛,忍不住先出了手。利爪立马把克利切打到在地,我赶紧救下艾玛,跟在她后面防止再一次被打倒。危急关头使我不能回头看,只是飘散在空中的玫瑰花瓣有些妨碍我的视线。
        也许TA对我们并没有兴趣,克利切被放在了狂欢之椅上,我带着艾玛去远一点的地方进行治疗。也许我们太胆小了,跑的可能过于远了一些,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够我们返回救下克利切了,我带着眼睛有些红的艾玛继续破译密码。
        未完待续

        小问题:大家有发现是谁在破译密码机吗^O^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