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力Max

染色 『金纹×返生』




今天的心情还是一样差。

返生跟往常一样,换上纯黑的衣裙,跟自己的心情一般。返生不再穿起先来庄园的明亮蓝白色,自己来庄园只是为了找艾莎,确保她真的无事,如今找到了,却也出不去了,在庄园中只有无聊且血腥的追逐。

红教堂,又是这个地图,无趣。

返生对这里很熟悉,很快在小房子里找到了一台密码机。“真无聊,完全不想破译呢!”返生伸了个懒腰,用一根手指敲着键盘,生了雾区也不想逃跑。

没有心跳,没有红光,返生对着门口喊了一声:“杰克先生,带的是匿迹啊?”她敏锐的有些吓人,金纹对着墙打了一下,慢慢显现。

“小姐见了我还不跑吗?”金纹略略提高了声调,返生换了一个慵懒的姿势:“为什么要跑?去救那三个上了椅子的魔术师?玩了这么久,居然还有这么蠢的队友,去地下室了还救,明摆着给监管者送人头。”

金纹没有从返生眼里看到任何赢的欲望:“你现在完全有时间逃跑,如何?”“为何要跑,没地窖没大门,我能去哪?白白浪费力气。现在好了,把我放在椅子上吧,你赢了。”

金纹的眼里冒出金光,返生被击倒在地,金纹将返生狠狠地摔在椅子上:“你以为,我会放过你吗?”返生脸上没有任何的惊慌:“嗯?金纹先生,为何不绑了?”

手上的动作突然停住,金纹缭绕在眼中及身边浓重的血雾渐渐散去,双眸明亮。

“抱歉小姐,是我失礼了。”金纹把返生从椅子上抱起,“我已经赢了,现在去刷新地窖,离开这里吧!”

这性子,完全是两个人。

金纹就这么站在她的身后,红光打在她身上,返生虽觉得奇怪,却也不怕他:自己离开的欲望并没有那么强烈。

金纹抱着返生走过一个个地窖刷新点,血雾却一点点地变得浓厚,返生警惕地打量着这一切,金纹走到地窖,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

“地窖就在那里呢,想去吗?”金纹含笑,在返生耳里听起来就是一种嘲讽。但此刻她将输赢置之度外,她关心的,只是面前这位先生的状况。

虽然自己不是心理医生,但自己明确地感觉到,他的内心,藏着第二个人格。

“先生,不介意的话,请让我来治疗你。”返生很有礼貌地询问,金纹活动活动了手指:“我没有……”“我知道你没有受伤。”返生指了指金纹的胸膛,“你没有感觉到,你的身体里,有着另一个人吗?我刚刚,见到了他。”

金纹不可抑制地,心脏猛地像是被撞击了一下,他以为自己一直隐藏的很好,不会将柔软懦弱的另一面展现出来,现在有此埋藏的机会,应当把握好:“那么,劳烦小姐了。”

返生不记得自己上一次笑是什么时候了,但她还是笑了笑:“午饭后见了,先生。”






敲门声响起,正在喝下午茶的金纹示意门外的人直接进来:“下午茶吗?”金纹此时已经摘下了面具,只剩下柔软的大触还在收缩着。

“是啊,一起吗?”返生第一次看到金纹面具下的样子,惊讶是当然的,但她靠着专业的职业素养,很快冷静下来:“不了,比起茶来,我还是更喜欢咖啡一些。”

金纹已经为她挪开了椅子,返生轻轻道了声谢,拿起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在桌上的咖啡。

在下午茶这么惬意的时光,返生没有直接切入主题,而是跟金纹聊了些闲话家常,大多数时间,还是返生在说着,她并不满意现在的情况,更应该,多倾听病人才是。

“杰克先生,我觉得,你现在,并不是初始的人格吧。”金纹与返生已经连续多日在交谈了,返生觉得她已经取得了病人的信任,“这几日,向庄园主了解了一下您的情况,对您之前也做了些调查。貌似在您十岁以前,便出现了人格交替的现象,出现这种现象之前,您身边的人,都说您像是换了个人一般,方便告诉我,您的童年究竟发生了什么吗?”

金纹微抿着嘴唇,眉头紧锁着。“先生!可千万不要这样,若是您不愿说,我也不会……”

“没有不愿意,如果,你真的愿意听我说的话。”






“他曾经很快乐,但那是曾经。”

“三年级,父母不满于他的学校,将他转到那个,市里最好的学校。”

“那里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老师对他们有很高的要求,为了他自己的利益他不择手段。不止他一个,其他的老师也是如此,达不到他们定的目标,他们会以鞭策之名,对学生实施殴打。他尝试过和父母沟通,但他们不肯听。”

“他以为老师这样,同学们应该更团结,或说害怕到没有精力去做别的事了吧。但他错了,他脾气确实太好了,在外面的世界,或许可以很自然的跟别人交流,但在这个地方,他们只觉得他懦弱,拿他来泄愤。父母永远不关心这一切,那两个恶心的人,见他的成绩上升了,甚至安排他在学校居住。我们都知道他会怎么样,甚至不能睡觉,低头为他们做牛做马。”

“他低三下四惯了,本来我是不会出现的。那个恶心的男人,他猥亵了他!班上的男生女生都没逃过,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人渣?老师打压他,同学又欺负他,甚至连父母也不关心他!只有我!只有我可以保护他!我杀了所有伤害过他的人,尤其是那个恶心的男人,他不仅不能为人师表,他也不配为人!我恨不得狠狠地折磨他,蹂躏他,让他就那么死了,真是太便宜他了。在那之前,我破坏了所有的摄像头,我装作是那个男人发疯杀了所有人,我只是正当防卫。他们都很傻,他们信了,毕竟我年龄还小,对吧?”

“连你的父母……”

“是,我也杀了。你说的可不对,他们不是我的父母,是他的,我知道他恨他们,既然他下不了手,我就替他。我这一生,没有别的想法,只是要保护他而已。”

“可是,自从你答应了我治疗请求的那一刻起,不就是想要至他于死地了吗?”

金纹温和的脸顿时暴起了青筋:“我没有!我这一生都在保护他,现在又怎么会想他死!我只是……只是希望他可以安安静静地待在我的身体里面,外面的一切,我……我来就好了……”

金纹愈发感到无力,近乎瘫坐在地上。返生将他扶起,轻轻擦拭着他眼角的泪水:“你现在,可是在剥夺他的自由啊……”“但……我能怎么办呢?让他出来,只会被欺负,没有人听他倾诉,没有人保护他,除了我,除了我啊……”返生轻轻拍着金纹的背,有洁癖的她此刻任由他的泪水打湿她的衣袖。

“我会保护他的,曾经我没有这个能力,但在失去她后,我有了……这些年你受罪了,你很累了,睡一会吧……让他出来,我可以跟他谈谈。”

几分钟后,金纹的大触揉了揉返生的后脑勺:“谢谢你,我可以称你为,我的天使吗?”






金纹最近的性情越发温和了,对谁都是彬彬有礼的,遇到了返生,甚至会抱着她去地窖。返生对治疗效果感到满意,心底里最后的不安也渐渐消退了。

“小姐,你真的不要尝试一下茶吗?味道也还是不错的呢!”金纹再一次让返生尝试,但返生这次也只是喝着自己的咖啡,金纹也只好不再说下去。

“先生,能给我泡杯茶喝吗?”本是来找返生的豹纹,反倒是对金纹的茶有些兴趣。“小姐喜欢的话,自然是可以的。”

返生看着豹纹正在有一搭没一搭地同金纹说着话,制止了她渐起的兴致:“豹纹小姐是来找我做什么的呢?”“说到这个,庄园里不知为何出现大批伤员,急需支援……”“既然这样的话,豹纹小姐就请先去吧,我随后就到。”

返生半推半搡地让豹纹出了门,不悦地看着金纹:“为什么还给豹纹泡茶呢?”金纹还是笑了笑:“小姐不是不喝茶吗?既然豹纹小姐有兴趣,让她试试也不错。”

“谁说我不喝茶了?”返生拿起桌上还未碰过的茶,轻轻地抿了一口。意外的,还不错。

“小姐,我可以说,那是我的杯子吗?那个才是我给豹纹小姐的杯子……”话说到一半,返生已经放下茶杯,红透了的脸埋在臂弯里。

面前的人轻笑着,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返生轻轻抬起头想确认他拿的到底是哪个杯子。只抬头的一瞬间,金纹堵住返生的唇,茶香萦绕在她的口腔。

“间接不够,这样更好。”

返生真想找个地缝跑了,本以为自己已经够成熟了,居然还被别人撩的脸红心跳的。金纹抱住正欲逃走的返生,紧紧地将她搂进怀里:“小姐,为什么总是穿黑色的衣服呢?心情不好吗?”“你……你怎么猜到的?”“嗯……我有时候也会这样呢。”

大触开始收缩,他碰过的地方,都染上了金色:“以后你的世界,不止有黑色,还有我。”

评论(16)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