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力Max

别怕,我在你身后 『囚徒×旧装』


这是我最喜欢的东西,给你。                            ——裘克




裘克在母亲病逝前,已被她托付给了门外的马戏团,他那段时间沉浸在母亲离去的悲痛中,因此失去了成为微笑小丑的机会。

“小丑小丑,真的很丑啊!哈哈哈!”裘克戴上哭泣小丑的面具,在外分发着气球,他没有像微笑小丑那样受到欢迎,而是被那些小孩唾弃,还朝他扔着石子。日子多了,他也习惯了。

裘克出门前,在炎热的夏天换上长袖表演服——为了遮住伤痕。他一直支撑着自己,为了赚到钱活下去,他只能这样,别无他法。

“快来快来,又是他,打他打他!”“我今天心情很不好,帮我打他!”这次不是以前的扔石子,他们对他实施殴打,仿佛他只是他们用来欺压的玩具,泄愤的工具。

那天,裘克受不了这样的欺压,挥舞着拳头打在他们脸上。

“就是他,他打了我!”

沉默。

裘克知道他永远无法为自己取得应有的权力,他唯一的反抗换来是更重的殴打。

大概此生就要这么过去了吧……

裘克在拳打脚踢中闭上了眼睛,他累了。

裘克没想到自己还活着,一个女孩细心地为他包扎伤口:“你醒了?以后你再被欺负,告诉我,我让我爸爸帮忙。”面前的女孩从自己干净的蓝白色衣裙上撕下布条,轻轻缠绕在他的手臂上。

“我是艾米丽,我就住在那边的屋子里。”她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朝他挥了挥手,“天色不早了,我要先回家了,你也回去吧。”

回去?去哪?对了,马戏团,回去,回去吧。




“我们马戏团要开始演话剧了,都动起来动起来别歇着!”裘克拿到的是最坏的角色,他的意料之内。

“微笑小丑这次终于把哭泣小丑送进了监狱,那里会有人惩罚他的……”

令人压抑到喘不过气来的舞台氛围终于缓解,裘克又站了大街上,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坐着千篇一律的工作。

跟以往不同,这次他身边没有欺负他,而是都聚拢在微笑小丑那里,这倒让裘克得到清闲。“那个女孩到底做了什么?”裘克思索着,却被断断续续的哭声打断。

“你,没事吧?”怕吓到女孩,裘克摘下了面具,露出面具下清秀的脸。是那个女孩?裘克显出了一丝惊讶,又很快地止住了。

“呜……我摔了一跤,现在衣服都弄脏了,还破了,回去肯定会被骂的。”裘克这才注意到,她身上原本白白净净的衣服已经破了不少,也弄脏了不少。

“别怕啊,我在这呢!”裘克拿哭泣的女孩没办法,手忙脚乱地安慰着她,“那么,给你气球,这是我最喜欢的东西,现在给你。气球会让人心情变好的!”女孩接过那个粉红色的气球,半信半疑地看着他:“真的吗?”裘克见女孩不哭了,笑了笑:“那是当然了,平常没人陪我,气球会让我心情变好,现在我把这个魔法气球给你,你的心情也会变好的!”

女孩看着阳光下的闪烁的气球,顿时破涕为笑:“它还真的有魔法。”

那之后,女孩每天都会来这里领一个气球,心情不好时更甚,她也不止和裘克闲聊,还会靠自己甜美的外表把裘克“拉客”。

“艾米丽……”裘克在床上念着她的名字,“这是天使的名字啊!”




“裘克,我终于可以开诊所了!”艾米丽向站在街上的裘克扑过来,裘克差点没接住她。“你啊,小心一点,万一摔跤了怎么办?”

艾米丽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是还有你吗?”裘克宠溺地笑了笑,重新戴上自己的面具。“裘克,为什么你整天戴着面具啊?明明长得那么好看……”裘克倒是不在乎,甚至还打趣了一下:“一个这么好看的男孩子站在大街上,就不怕,被人拐走了?”“怎么会怕呢?裘克才不会那么容易被拐走呢!”

艾米丽伸了伸懒腰,开始了一天的“拉客”行为。裘克若有所思地想了想,把艾米丽拉到自己身边来:“你觉得,我是笑着好一点,还是哭着好一点?”艾米丽有些奇怪,裘克什么时候喜欢问这种问题了:“当然是笑了。”艾米丽温柔地看着他,心里默默地接上了一句:“我怎么舍得让你哭呢?”

裘克没再说话,继续做着自己的工作,面具下的脸苦笑着——果然,她还是喜欢笑着的小丑吧,哪有哭泣小丑,会受到喜爱的呢?

日子就这么过去,艾米丽日日忙着诊所的事,很少来帮裘克的忙了,裘克也不急着找她,毕竟她空下来的时候会来找自己的。

裘克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看着来往的人对着报纸指指点点,无聊的他不禁有些好奇。他摘下面具,向两个女孩借过了报纸:

无良医生,艾米丽·黛儿……

裘克飞速看完那篇报道,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在他心目中,艾米丽一直是天使一般的存在,她绝不会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

如果她真的这么干了,他会抛弃她吗?

答案是不会的。

自己是哭泣小丑时,艾米丽没有嫌弃过自己,现在怎能因为她恶魔的外衣而抛弃她呢?

裘克慢慢走回自己经常站的椅子旁,他看到艾米丽蜷缩在角落里——她还是在等自己。

她一身的衣服或许是因为逃亡而撕破,在这么危险的时刻,她还是按照平常的时间来到这里。

裘克面具下的眼溢出泪水,他将手中的气球递给艾米丽:“别怕,我在你身后。”艾米丽抬起头,怔怔地望着裘克,紧紧抱住了他:“对不起,我来和你道别。”

裘克满是老茧的手轻轻抚摸着艾米丽的头发:“走了好,走了好……”

第二天他仍然期望着她来,当然他同时又期望她走,内心的两个自己为此打起架来,他也变的愈发暴躁。

裘克摘下面具坐在街头,他好看的容颜引来不少人,但裘克无心为他们表演,他甩下所有的东西,辞掉了工作。

半夜,裘克潜进微笑小丑的房间,将那个笑着的脸安在自己脸上:“你说过,你喜欢我笑。”




迫于生活,裘克来到了庄园,进行着有些乏味的游戏,只有他的电锯砍到人时,他有了隐隐的兴奋:庄园主说过,那些人都是犯了错才来的,不值得我怜悯。

裘克把受伤倒在地上呻吟的求生者抗在肩上,绑上绞刑架,任由他们挣扎,望着他们无助被吊死的神态,裘克不住地大笑起来,随后又捂着脸哭泣。

今天略微有些不同,裘克看到了求生者的席位,出现了一个叫做艾米丽·黛儿的医生,他确定那是她,他相信自己不会认错的。

裘克换上自己站在街头时穿的衣服,放下手中的电锯——因为这极容易伤到她。

游戏开始后,裘克用最快的速度将三人绑在地下室,随后传送到艾米丽身边。

红光和心跳让她拼尽全身力气,尽量往障碍物多的地方跑,裘克眼里冒出金光,他用了最轻的力气将艾米丽打倒,随后在她面前转了转。

他在口袋里摸索着,吹起一个接一个气球,他轻轻地将艾米丽绑在气球上,被绑着的女孩,没有挣扎。她的眼里几滴眼泪在打转,她挪了挪头,看向绑着自己的监管者。

“裘克?”艾米丽虽说是笑着的,但眼眶里的泪水早已抑制不住地向下掉落,“是你吗?”

监管者无法发声,他像是默许地点了点头。

他把艾米丽放在地窖旁,轻轻抱了一下她,抹去她眼角的泪水。

看着背对着自己跳下的艾米丽,游戏已经结束,裘克得以摘下面具:“我说过,我一直在你身后。”

评论(8)

热度(107)